打拐办主任陈士渠:用微博搜集数千条线索-广东在线_广东各地新闻_地方新闻门户网站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社会往来 >

打拐办主任陈士渠:用微博搜集数千条线索

2019-07-17 21:50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

  孩子是维系家庭的重要纽带,孩子被拐,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灭顶之灾,近年来,中国高度重视,大概拐卖儿童的违法行为,门以及民间的打拐行动均取得了显著成效?但是,随着社会的发展,拐卖儿童的行为并没有终止,而是呈现出了高发、专业和团伙作案等特性。

  曾子墨:孩子是维系家庭的重要纽带,孩子被拐,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灭顶之灾,近年来,中国高度重视,大概拐卖儿童的违法行为,门以及民间的打拐行动均取得了显著成效?但是,随着社会的发展,拐卖儿童的行为并没有终止,而是呈现出了高发、专业和团伙作案等特性。解说:2007年12月,刑事侦查局,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办公室正式成立,六年来,打拐办主任陈士渠,已经成为拥有六百多万粉丝的微博名人,越来越多寻亲的人和媒体关注他。

  陈士渠把发微博当成一项工作,一有时间就更新,微博上的评论和转发,他几乎条条必看,每收到紧急线索,他会迅速打电话通知当地公安,并定期听取侦办工作汇报,至今,他的微博共搜集线索数千条,有的线索甚至牵出多个案子。

  陈士渠:你比如贵州有个被拐儿童的家长叫刘世刚,他的儿子被拐,在遵义那一带,在他孩子被拐前后,发生了多起儿童被拐案件,这些案件呢,当地公安机关也立案侦查了,但是没发现有价值的线索,后来,刘世刚也在我的微博上留言,说他的孩子被拐了。

  解说:刘世刚网名飘云,贵州遵义人,2009年,三岁的儿子刘峻宁被拐,他给陈士渠发了一封私信,近段时间以来,贵州省遵义市两城区,相继发生儿童被拐卖案件,为了得到您的帮助,让失去子女的父母,不再伤心绝望,现特向您反映情况,陈士渠的回复很简短,一个个详情发给我,并且连发三遍要尽快。

  陈士渠:我就给贵州省公安厅总队负责打拐的处长通电话,我让他核查一下,刘世刚反映这个情况,是不是属实,他很快就给我反馈,他说在遵义和贵阳一带,确实是连续发生了拐卖儿童案件。

  解说:陈士渠把贵州遵义这一系列案件,列为打拐督办案件,网友飘云继续给陈士渠发来私信,丢孩子的父母望眼欲穿,陈士渠回复,理解,会把你孩子找回来,陈士渠解释说,在微博上不能知无不言,否则容易走漏风声,影响办案,因此他一般回应都比较简单,用“正在核查”“有希望”这类简短的语言,既要给家长希望,又不能影响案件侦办,同样作为父亲,陈士渠说他理解父母们,丢失孩子的痛苦。

  陈士渠:你像这个刘世刚,他孩子被拐走之后,他是一个开小店的,开了一个小店,然后呢基本上每天都去公安局,去问说我这个孩子什么时间能找回来,他孩子被拐走一年多的时间,每天也不去经营他那个店了,就是要找孩子,他自己也到处找,因为我们跟很多被拐儿童家长都有联系,他们有人告诉我,很多人都是就是长年累月的睡不好较,晚上做噩梦,很难入睡,就没有心思再干别的工作了,好多就是倾家荡产,全国各地去找孩子。

  有的呢他是就打工,边打工边找孩子,他不在一个地方常待,他在这儿待上三个月,找一个临时的工作,在那儿打工,然后就是找,找看哪个孩子跟他像。

  解说:与刘世刚有相同经历的父母还有很多,在云南文山州某县城,有一对普通夫妇,孩子三岁,一天晚上点钟,孩子说想吃羊肉串,夫妇两个就带着他到县广场烧烤摊去买,等羊肉串考好以后,孩子却不见了,夫妇两人在广场分头寻找无果,保安后,门认定孩子被拐走了。

  陈士渠:俩人抱头痛哭,然后呢分头有一个去了广东,有一个去福建去找去,他们说是听说听别人讲说这两个地方买孩子的比较多,然后后来我问,我说你们出去,因为他这个就是县城边上的农村的家庭,应该是经济太监比较差,我说那你这个出去找孩子,都找了一年多嘛,夫妻两个分头去找,找了一年,我说那你这个靠什么来维持?他后来这个夫妻两个讲,到哪个地方都是临时找个工作,然后呢白天打工,晚上就出去找。

  解说:刘世刚的私信引起了陈士渠的重视,十多个孩子连续失踪,背后一定是庞大的犯罪团伙,2011年4月初,有群众举报,只要一个50多岁的老太太出现,附近准会有孩子丢失,当地警方很快就锁定了,这个犯罪嫌疑人,人称“狼外婆”的万引娣。

  陈士渠:万引娣是一个下岗的职工,她没有别的生计,没有工作,她就以前呢贩卖过孩子,后来呢她发现这个很多买主希望买这个两三岁的这个孩子来抚养,所以后来她就在遵义城乡接合部,这个进城务工人员,像摆摊的,开小店的这些人,他这个是一般是进城务工的,对孩子开馆不是很严密,她就趁这些父母在忙于工作的时候,就看孩子无人照顾,在旁边单独玩耍,她就上去跟孩子搭讪,然后给他一些玩具啊吃的啊,把孩子抱走。

  解说:2011年11月中旬,在警方的监控下,万引娣又拐骗了一个孩子,为了将万引娣的上线一网打尽,警方派出十多位民警假扮学生,情侣,跟随万引娣前往陕西安康,在安康万引娣将孩子交给上线,他们又将孩子带到买主家中交易。

  陈士渠:像万引娣,她每卖一个孩子,大约能赚两万多块钱,人贩子呢,其他的就是经手专卖的,中间也会获利,一般就几千块钱吧,两三千块钱,到了买主手里的时候,这个孩子一个男孩儿的价格,应该是在五万左右,当然在有些地方,你像福建啊广东等地,这个价格可能更高,我们在工作中发现有的男孩儿会被卖到超过十万块钱。

  陈士渠:女孩儿在买主手里头买的话,价格是在四万左右,有的地方当然也高,可能会有,我们发现过有卖七八万的。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

Power by DedeCms

地址:丨邮政编码: 丨邮箱:

备案号: